字体
间距
字号
背景
配图

字数:5100

第四章红玫一朵又逢春

江帆有个好习惯,冬六夏五,每天早上必定起床锻炼,这也是他老爸从小练 出来了的,先是五公里长跑,然后两百个俯卧撑,两百个仰卧起坐。

回来冲个凉水澡,陈静也已经把早餐准备好。

叔嫂俩吃完早餐,陈静就带着江帆买了点礼品去仇涛家。

八月底的早晨,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凉气沁人。因为昨晚上下了场小雨,虽然 一早太阳就冒了出来,但是仍然有点阴冷。陈静穿了件长袖修身粉色长领的OL衫,

下面配了条经典的及膝深色一步群。脚踩半高跟的黑色圆头小皮鞋。肉色丝袜让 她的小腿显得更加紧绷性感。

一头波浪卷发已经被盘了起来,只在脑后散出一些发丝,成熟中透着一点点 的俏皮。被雨露滋润的透透地陈老师,气色特别的好,脸色红润中透着水嫩,眼 角妩媚处隐者春意。未语声先笑,喜意存眉梢!

有句话说的好,生理上满足的女人不一定真正的幸福,真正幸福的女人必定 生理上满足……与天下狼友共勉!悄悄说一下,有老婆的狼友,别老是撸,分点 精华给老婆的洞洞,可别长时间不用让别人给占了。

和陈静一比,江帆穿的就有点敷衍了事,一件黑色T 恤配了条浅黄色的大裤 头,一双NB跑鞋。虽然有点随意,但也符合他中学生的身份。而且隐隐中跟陈静 有点情侣装的味道。

江帆以前也去过仇涛家一两次,就在龙湖区政府后面的如意苑小区,一个很 普通的住宅区。

可到了门口半天没敲开门,刚好一个中年大叔上楼路过,应该是仇涛家的邻 居。江帆打了个招呼:「大叔你好,请问仇涛家怎么没人啊?中年大叔有点狐疑 的看着他,答非所问:」你是他家什么人啊?「江帆刚要开口,陈静笑眯眯的接 过话茬:」大哥,我是仇区长的远房表妹,从国外回来看看他,哪知道来了家里 没人,手机也关了,真是……「

要说美女办事就是方便,一句大哥把那大叔喊得浑身舒坦,听说是仇区长国 外的亲戚,也没了什么戒备的神色:「哦,是这样啊,今天周末,仇区长一家应 该是去他们河北新区红叶镇那个家了。」

「大哥,你知道具体地址吗?」

「盛世华景,很好找的……」

陈静笑意盎然的谢过人家,拉着江帆下了楼。盛世华景?那可是龙湖市数一 数二的高档别墅区啊!这个仇区长有意思……

「帆帆,这个仇区长家里挺富裕啊,凭他做区长那点工资福利,想要买盛世 华景几百万一套的别墅……」去往红叶镇的路上陈静问道。嫂子话虽然没说完, 但话里的意思江帆也听得明白:「哼哼,现在当官的有几个不贪的?网上不是报 道说沿海那边一个村主任都能贪几个亿……咦……嫂子,咱们这样冒失失的去是 不是不合适啊?」

江帆的反应陈静很满意。这就好比一个守财奴在家里藏了万贯钱财不想被人 知道,你突然闯进人家家里发现了那么多钱,人家守财奴能高兴吗?

「本来是不太合适,不过咱们就是去赔礼道歉的,装傻充愣好了,反正就是 给咱们老爸一个交代,你说是不是,古人不是说了吗,难得糊涂!」陈静的心思 江帆有点搞不明白,不明白就不明白,管他呢,反正嫂子不会害自己。

因为去河北新区要跨过上河,而上河仅有的两座大桥,因为社会越来越多的 车辆保有率,渐渐的不堪重负,而新规划的两座大桥还没能建成通车,所以,每 当经过仅有的一桥和二桥,总要堵上一会。

陈静还特意绕了远路走宽敞的二桥,可惜,还是被堵在桥上。还好叔嫂俩在 一起干什么都开心,所以倒也没觉得急躁。

他们卿卿我我的不急躁,可有人急躁啊。周围的车子此起彼落的骂娘声不时 飘进耳朵,陈静皱了皱眉:「这帮人真没素质,满嘴脏话。」

「嘿嘿……嫂子,昨晚上你也有说脏话哟!」江帆带着坏笑,在嫂子耳垂上 舔了一下。陈静的嫩脸瞬间红的像煮熟的虾子,抬手要打:「要死了你?我打死 你个坏蛋……」

嘀……

叔嫂俩打情骂俏的空,车流开始缓缓挪动,后面的车子开始拼命按喇叭,陈 静娇媚的白了江帆一眼,赶紧往前挪车。

红叶镇距离市区十公里左右,而盛世华景所在的金光河湿地公园距离红叶镇 城区还有十公里。所以当叔嫂俩到了目的地,已经接近晌午。两人商量了下,决 定在湿地公园旁的农家小餐馆吃了饭再去。

金光河湿地公园是省级旅游风景区,面积不大,方圆也就三十多平方公里。

金光河是上河的一条支流,并不长,但是在红叶镇这里绕了一个几乎成圆的 大弯儿,湾里地势低洼,不宜耕种,形成了湿地地貌,因为地处农村,所以开发 的少,环境很不错。盛世华景的开发商一定朝中有人,在湿地公园边上圈占耕地, 开发了这个项目。因为距离市区不远,环境又特别的好,再加上是龙湖市唯一一 个公园式近郊别墅项目,所以上市后卖的很火。听说开发商正准备筹建二期,有 着上河三桥、四桥即将通车的利好消息,想来这二期肯定也是大卖。

叔嫂俩简单吃了点,见时间还早,就在农家乐要了间钟点房休息。

三点钟的时候,俩人来到盛世华景的大门。江帆直接跟门卫报了名,说是仇 区长家公子的朋友。门卫保安自然不敢怠慢,赶紧拨内线询问,得到肯定答复后, 笑眯眯的请两人进去。

对于江帆的到访,仇涛有点纳闷,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边还有个家?打死他 也想不到江帆是来给他赔礼道歉的,没让自己给他孝敬就不错了。

纳闷的仇涛给江帆俩人打开门,看见陈静带着江帆拎着不少礼品,下巴差点 掉了,帆哥这是演的哪出?

「江……帆……哥那个,你这是……」在自己家里,仇涛都不知道怎么称呼 江帆,叫江帆吧,怕他不高兴,叫帆哥吧,也不太合适呀。

陈静接过话来,笑盈盈的眼神里藏着一丝厌恶:「仇涛同学是吧?我是江帆 大嫂,因为上次江帆对你动手的事,我们全家都觉得很不好意思,虽然狠狠的批 评了江帆,但是觉得还是应该亲自上门来表达一下歉意……那个,你父母在吗?」

「啊……哦哦,在在……你……你们请……快进来。」仇涛有点受宠若惊, 连忙把两人让进去。

仇涛家这别墅确实气派,上下两层的格局,进大门是个挑高连接二层的门厅, 巨大的水晶吊灯显得奢华气派。左手一架实木楼梯通向二楼私密,前方半透明隔 断后面应该是餐厅,右手是个巨大的会客厅。

此时豪华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两个中年男子,主位那位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 非常官方的白色衬衫深色西裤,略显富态的面孔和仇涛比较像,应该是仇涛的父 亲仇正生。另外一个年龄稍大点,生的白白净净,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文 绉绉的像是文化人,可手腕上的金表却出卖了他的气质,给他裹上了一层金光闪 闪的铜臭味。

眼镜男看到江帆两人进来,尤其是看到江帆的时候,眼神一凝,但随即起身 对仇正生道:「仇区长有客人我就不打扰了,下次我再到您办公室去拜访您。」

仇正生官派十足的起身握手:「赵总客气,我就不送你了。」

「不送……不送……」被称为赵总的眼镜男和仇涛,还有江帆陈静点点头算 打了招呼,就径自出门了。陈静看了一眼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爸,江帆你认识,这位是江帆的大嫂……」仇涛不知道陈静的称呼,扭头 看向陈静。

陈静向仇正生点了点头,不卑不亢的说道:「我叫陈静,江帆的大嫂,仇叔 叔你好。」

仇正生应该知道儿子被打的事,再看见江帆手里提着的礼品,已经明白两人 的来意:「你好,你好,快过来坐,哎呀小孩子调皮捣蛋,打个架还不是家常便 饭,不用客气……来来来……坐坐坐,小涛,让你妈下来倒杯茶。」

主客坐定,陈静仍然正式道了个歉:「我们家江帆不懂事,做出伤害仇涛的 事情,我代表我们全家给您和仇涛道歉,对不起,请您原谅。」说着轻轻鞠了个 躬。

对于陈静的态度,身在官场的仇正生自然以大气不失亲民的态度接受了道歉。

这时楼上下来一位美妇人,这美妇人看上去不到四十岁,脸稍长,配上精神 的大眼、短而光亮的碎发,显得精明干练,一缕斜斜的刘海,流露着女人的妩媚。

浅蓝色警式短袖衬衫裁剪的修身合体,是她胸脯更加的怒挺如峰。衬衫的下 摆塞进藏青色的及膝一步裙裙腰,浑圆肥挺的臀部曲线美不胜收。她就是仇涛的 母亲岳红玫,她也是市公安局人事科科长。

岳红玫这身警服和陈静的穿着有点相似,都是典型的制服装,两人都很美, 不过美的不同,陈静给人的感觉好似空谷幽兰,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而岳红玫 却是冷艳的玫瑰,很香,也很多刺。

「小帆啊,你跟小涛不是挺好的吗?怎么打起来了?我问小涛他也不说,我 估计是争风吃醋吧?」岳红玫边开着玩笑,别和陈静点点头打了招呼,然后到旁 边吧台给大家倒茶。回头给江帆递茶时,因为弯着腰,而她的衬衫又少扣了两颗 纽扣,一道深不可测的乳沟若隐若现。江帆情不自禁的瞟了一眼,暗暗吞了口唾 沫。他看的很隐蔽,只是一眨而过,可还是被陈静看在眼里,嘴角牵起一丝暗笑。

这空儿仇涛和江帆又介绍陈静和岳红玫认识。

岳红玫笑吟吟的夸赞陈静:「陈小姐可真是个美人儿,这肤色真好,都泛着光 呢,以后咱们可要多亲近亲近,你也教我些保养的方子。」陈静若有意若无意的看 了江帆一眼,客气的回道:「岳科长才美呢,根本看不出年纪,根本看不出年纪, 论辈分,我要喊您阿姨,可这阿姨我还真喊不出口,喊姐姐还差不多。」

陈静的动作被岳红梅看在眼里,在陈静和江帆的脸上来回打量了一下,嘴角 一丝笑意一闪而逝。然后不动声色的道:「咱们不管他们老爷们的事,以后啊, 你就喊我玫姐,咱们各叫各的。」陈静客气了一下:「那多不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觉得咱们一见如故,陈小姐再客气就见外了。」岳 红玫稍稍拉起了官腔。陈静顺着她的意思点头道:「嗯,梅姐,您就叫我小静好 了。」

「好好好,小静,你们先坐,我要去局里办点事,就不陪你们了,你们晚上 吃完饭再回去。」岳红玫看来是有事,起身要走时对江帆说道:「小帆,阿姨接 受你的道歉了,不过阿姨要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你明天和小涛一块来局里,帮 阿姨办点事,行不行?」

江帆原本有点迟疑,忽然感觉嫂子掐了一下他的腰,赶紧点头答应。

岳红玫走了,陈静江帆也不愿意再呆下去,和仇涛父子聊了几句,就告辞离 开。

「嫂子,你干嘛要我去给仇涛妈干活啊?谁知道她什么心眼啊」回家路上江 帆纳闷的问道。陈静答非所问:「帆帆,你觉得仇涛他妈长的怎么样?」

江帆一愣,随意回了一句:「还行吧?」

「什么叫还行?那可是一个大美人哦!虽然年纪稍微有点大,可绝对不算老 哦!你看她那对大奶子,绝对木瓜一级的。」陈静调侃道 .江帆知道嫂子看出他 偷窥那事了,脸红红的讪笑:「嘿嘿,不小心看的嘛,嫂子你生气了?」

陈静娇媚的白了他一眼:「谁有空生你的闲气,我告诉你,她对你也有意思 哦!」江帆听得眼瞪的老大:「她……她……你说仇涛妈对我有意思?嫂子你胡 说呢吧?」

「你才胡说呢,我告诉你啊帆帆,嫂子看人很准的,这个女人对你很重要, 你要是把握住,对你的前程有很大的帮助。」陈静口气很认真的说道。

「这个……那个……嫂子……你不吃醋?」

「嘻嘻……我吃哪门子闲醋啊?你又不是我老公!」

「……」

陈静忽然知道自己这话对江帆很伤害,赶紧解释:「哎呀,帆帆,我跟你开 玩笑的,你别生气啊,在嫂子心里,帆帆就是我唯一的老公,真的宝贝。」

听了陈静的话,江帆心里才松了口气:「那你让我和仇涛妈……」

陈静没说话,而是把车子靠路边停下,然后认真的对江帆说道:「帆帆,嫂 子很爱你,很爱很爱你,爱到没了你可能都活不下去,爱到可以为你去做任何事。

可是现实中我们不可能真正的在一起,除非以后你有了很高的地位和实力, 可以不去在乎现实的压力……可那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我的年纪不小了,等不了 那么长的时间……嫂子还要嫁给帆帆,做帆帆真正的老婆……嫂子还要给帆帆生 孩子……「陈静说了很多,她是第一次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内心向江帆敞开,不 带一丝的隐瞒。」所以,我要你用最短的时间成长起来,可这需要一些非常的手 段,……岳红玫的身份可以帮助到你。所以,就算为了嫂子,你也要搞定她,以 你的能力,这应该不成问题,是不是?「

听了嫂子的话,江帆既感动又兴奋,他忍不住把嫂子搂进怀里:「嫂子,我 也爱你,我听你的,为了你,我也愿意去做任何事。」

「嘻嘻……说的你那么勉为其难似的,别告诉我你没那意思!那个岳红玫虽 然徐娘半老,可是风韵犹存哦!而且,她可是你同学的老妈,而且还是个老警花, 啧啧啧……刺激啊!」陈静半真半假的调侃江帆。

江帆恼羞成怒,啪的一声,在嫂子的肥臀上来了一巴掌:「一天不打,上房 揭瓦,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陈静按住小叔子伸向自己胯间的狼爪:「好老公,饶了我吧,静 静的小穴穴现在还疼着呢,老公你留着精力明天去对付你的老警花吧……嘻嘻…

…「

叔嫂俩调笑一会儿,陈静又对江帆嘱咐了几句,才开车回到幸福村。

江帆完成赔礼道歉的光荣任务,自然要向老爸报告,对江帆的态度,江爱国 还是比较满意的,又教导了他几句,才放他到后院去。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收藏
点赞
反感
相关小说Recommend Related Fictions
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
Sitemap | Copyright NySP.ME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络方式: nysp888@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