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间距
字号
背景
配图

原罪系列-三霄之劫

作者:不详字数:9027

话说当日九曲黄河阵一战,原始天尊用三宝玉如意打晕了琼霄,又用红盒装了碧霄,而云霄也被太上老君用乾坤图收了。老君方欲令黄巾力士将云霄拿去麒麟崖关押,原始天尊突然对老君打了个稽首道:「师兄,你也知道如今西周当兴,我那十二个徒儿虽是不争气了些,但是欲灭商纣,却是必须他们的力量。如今他们因那九曲黄河阵失了顶上三花,虽仍可用本名法宝,然而法力却是於凡人无二。解铃还须系铃人,欲让他们恢复法力,吾以为还需从三霄身上着手啊。」

老君看了一下元始天尊,迟疑了一下道:「呃……师弟,得饶人处且饶人,云霄姑且交於你处理,但是切记不可太过,否则三弟面上须不好看啊……」

元始天尊大喜道:「这个师弟我省得,却是劳师兄跑了一遭。」

「无事,速速叫你那十二金仙恢复了法力,助周灭商才是正道。」老君摆摆手,骑青牛回兜率宫去了。

「哼,通天你纵容弟子伤我爱徒,阻碍灭商的天命,我又岂能要三霄好过?」元始天尊恨恨地咬了咬牙,须知十二金仙乃是阐教兴起的关键,不容有失,否则区区金仙,还不被这至尊圣人放在眼里。

「白鹤童儿,速去敲钟召集你十二位师叔,吾有要事吩咐他们。」原始天尊在云床上坐定,命白鹤去唤十二金仙。

白鹤童子敲响聚仙钟,不过片刻,昆仑十二线就已聚集到元始天尊的云床前。

「尔等也知商灭周兴乃是天命,然後尔等也未免太不争气,想拿三霄不过与尔等同辈,纵然有混元金斗在手,你们十二人齐聚,也不至如此轻易变被削了三花。」提到此事,元始天尊的面皮又有些不好看,毕竟十二打三还被人包了饺子,总是圣人也为弟子脸红。

「弟子无能,还请师傅责罚。」十二金仙同时低头,一个个臊得满脸通红。

「罢了罢了,以後西周的战事却还要尔等之力。虽说你等现在被削了三花,安心修炼才是正道,然则时间不等人,此时不得不逆天行事,此事的关键却还在三霄身上。为师从准提圣人那边求得一套欢喜禅的修法,与我道家双修之术正可互补。三霄乃天地间彩云成道,一身修为最是浑厚,若可成功,不独尔等受益,我等後代徒子徒孙皆可迅速提升功力。不过此功虽好,却是要对方心底愿意方能奏效,强来不得,这却要看尔等的手段了。虽是不太光明,但是这是也顾不得那许多了,尔等速速行事去吧。」元始天尊吩咐完,一挥袖袍,双目一闭,十二仙知道他已说完,纷纷施礼後退下。

「师兄,你说这自愿……如何是好啊?要知道我等现在没了顶上三花,许多法术却是不好施展。」道德天尊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

「不妨事,我等虽不能用法术,但是本命法宝却是运使无碍,大家速度拾掇拾掇,此事还要大家尽力。」广成子毕竟十二仙之首,虽然没了法力,仍然是十二人的主心骨。

十二仙计议停当,决定首先需要降服碧霄,三霄由於修行的功法缘故,碧霄虽已诞生不知几十万年,但是无论身形心态,都还如同女童一般,最是易於征服。

「你们居然敢这样对我们姐妹,哼,等我师傅救我们出去,我一定要把你们都杀死!」此时的碧霄,被惧留孙用捆仙绳掉在半空,却仍然挣扎不休,一双大大的眼睛怒瞪着十二仙。

「呵呵,碧霄仙子精神健旺,我等也甚是欣喜啊,这样方才有趣。嗯,惧留孙师弟,你这绳子一直绑着怕是不好,还是让它们动上一动,这样会稍微舒服些啊。」赤精子微笑着看着碧霄连连点头

「嗯,赤精子师兄说的有理,疾!」惧留孙念动法决,原本仅仅是绑着碧霄的绳子开始动了起来,不光是将碧霄身上的衣物出去,更是紧紧的勒住碧霄那小小的乳房和下身的私处。

「呀,你们几个变态牛鼻子,你丶你们想干什麽!啊!不丶不要,你这破绳子想做什麽」碧霄惊恐地尖叫一声,却是捆仙绳的一头突然分解为无数的天蚕丝,无数根细小的天蚕丝紧紧地贴在下体森林深处那美丽的花瓣上震动,碧霄虽为先天彩云化形,不知道已诞生了多少年,但是由於其所修功法,无论心灵还是外形都还是女童一般,哪里受过这般滋味?立刻便发出一声尖叫。

「呵呵,这不过初试而已,碧霄仙子怎麽这麽不中用,诸位师兄且看师弟手段。」惧留孙笑了笑,掐个手印,只见一根蚕丝突然绕做一圈将花瓣顶端那小小的阴蒂紧紧缠住,另外几根则在嫩芽的顶端时而拨弄,时而刺激。另有几根蚕丝飞到腋下,脚心等敏感的地方来回划动,当时碧霄只感觉一颗心如同飞上了云端,浑身上下又酸又美,却又痛苦异常。

「你丶你们几个牛鼻子,不要这样,呜呜呜呜,你们阐教的只会这样吗?我真後悔当初没杀了你们!呀,不要刺那里!别丶别这样,这样我会变得好奇怪!你那根东西快停下啊啊!!」碧霄被这从未有过的快感早已弄得呻吟不已,下身那美丽的花瓣也是分泌出了蜜汁。

「呵呵,差不多了,碧霄仙子,不知道贫道这一招比你金蛟剪如何?」惧留孙长笑一声,捆仙绳动作的速度顿时快了10倍不止。

「不丶不要,不要这样啊啊!坏掉了,真的会坏掉!啊,我不行了,飞起来了,快,快,啊!姐姐救救我!师傅!师傅你在哪!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呜呜呜呜饶了我吧,啊啊啊!」碧霄被这一激烈的刺激弄得已经是如同飞上云端,语无伦次,下身泉涌一般喷出了美丽的液体。

「碧霄仙子你可是被我师傅抓住的囚犯啊,昆仑山可不是来享受的地方。」惧留孙有些阴森地笑了笑,掐个法决,捆仙绳再变,之前所有轻柔的蚕丝,瞬间变得如同钢针一般,刺进了碧霄的身体里。

「呀!!!!!!!!!!」突然而来的巨变让碧霄发出了一声凄婉的尖叫,犹如黄莺折翅一般。

「呵呵,光是我的捆仙绳还不成,道德师兄,还要你的钻心钉建功啊。」惧留孙转身冲道德真君说道。

「好说好说,我现在法力大减,这钻心钉却是伤不得人性命,这时倒是刚刚好。」道德真君微微一笑,大袖一甩,三枚钻心钉准确地钉在了碧霄的两点乳头和阴蒂上。

「呜呜呜呜,好痛苦!对丶对不起,我再也不敢啦呜呜呜,求求你们,饶了我吧,你们要我做什麽都行,哇啊!」所谓十指连心,钻心钉却是直指本心,虽然现在伤不得性命,但是其疼痛反而加倍,只把碧霄痛的大汗淋漓,哭个不停。

「喔?当真是什麽都从了我们?」一向温和的慈航真人,此时笑的却有点恐怖。

「呜呜呜,我做,我什麽都做,只要你们不打我就行。」素来活泼开朗的碧霄娘娘,此刻却哭的涕泪横流,她的心性终归还是个女童。

「呵呵,碧霄娘娘还是小孩子,我看太精深的法门她也未必懂得,列位师弟便直接来吧。」文殊广法天尊长笑一声,把碧霄用抱着小孩撒尿的姿势抱了起来。

「啊,你丶你们这是要做什麽?」

「呵呵,碧霄娘娘你可是自己说什麽都从了我们的,那麽,就先这样吧!」文殊笑了笑,胯下金枪确实如同毒龙一般钻进了碧霄的後门。

「呀……」从未有过这般经历的碧霄身子猛地一听,发出一声尖叫。

「呵呵,碧霄娘娘不愧是守了这麽多年的处子身,果然了得啊,哪位师弟来照顾一下前面啊?」文殊长笑着招呼道,当初的九曲黄河阵他们可是吃了三霄娘娘的大亏,此刻大仇得报,当真是心旷神怡。

「呵呵,那小弟恭敬不如从命了。」黄龙一解衣带,露出胯下阳具。话说黄龙真人本就是黄龙出身,在元始天尊座下服侍多年方被收为弟子。既为龙族,胯下阳具当真是不同凡响,比之文殊起码要硕大一倍。

「你丶你不要,这东西,不要进来,不要进来啊!」碧霄看到那硕大的阳具,吓得花容失色,摇头尖叫。

「呵呵,此刻,还由得娘娘麽。」黄龙大叫一声,也没什麽前戏,就直接破门而入,硕大的阳具一路破关斩将,直顶到花心上。

「呜呜啊啊啊啊啊!」碧霄感觉就彷佛一根烧红的烙铁直接顶了进去,整个身体都痉挛了起来。

「不错,真不错,哈哈,文殊师兄,碧霄娘娘这秘处当真是紧得很那。」黄龙真人一边大笑抽插,一边默运元始天尊的心法,吸纳着碧霄体内的真元。

「不要,呜呜呜,坏掉了,要坏掉了。又丶又进来了,好舒服,後面,後面要爆炸了!好痛苦,不丶不行了,不行!求求你,继续动,继续侵犯我!」此刻碧霄的眼睛已经越来越看不清东西了,嘴边也开始滴口水了。

「呵呵,身体还真是诚实呢,那麽,最後一击吧!」黄龙大叫一声,猛地一挺。

「啊啊啊啊啊啊啊……」碧霄尖叫一声,一股浩大的真元流入了黄龙与文殊的体内。

「呵呵,师尊这功法果然了得,列位师弟,且让碧霄娘娘先休息休息,我们去找琼霄娘娘把。」广成子笑了笑,叫几个弟子将碧霄好生看管,一行人向关押琼宵的处所走去。

与仍是女童样子的碧霄不同,琼霄的姿态却是少女,虽然被文殊广法天尊用遁龙桩给锁住了四肢,但是兀自挣扎不休,对十二金仙骂个不停。

「琼霄娘娘当真是个性烈的仙子,嗯,依贫道看来,之前那般的法子,恐怕是行不通啊。」普贤真人看到琼霄这个样子,摇了摇头。

「呵呵,师兄勿忧,就由我来打个前阵好了。琼霄娘娘可知此为何物啊?」赤精子一捋长须,从怀中取出一物,却是一面镜子。此乃赤精子的看家法宝阴阳镜,此镜半白半红,白的一晃就死,红的一晃可生。

「哼,不过是阴阳镜罢了,赤精子,你这宝物只能对那些散仙之流有些作用,当真以为我们姐妹会怕你这破镜子麽?」琼霄不屑一顾地说道。

「呵呵,休说贫道现在功力大减,就算是全盛时期,这镜子怕也伤不得三霄娘娘,不过此镜既名阴阳,自有其妙用,且请琼霄娘娘品鉴。」赤精子长笑一声,发动阴阳镜晃向琼霄的下体。

「呀,你丶你这牛鼻子,这丶这……你居然炼出这麽卑鄙的法宝!」琼霄尖叫一声,只见从她的下体的幽谷深处,竟然钻出一条男人一般的阳具。

「哈哈,此镜即名阴阳,自有逆转阴阳之妙,哪位师弟继续下来啊?」赤精子笑的越发起劲了,他可是被琼霄削去了顶上三花的,此刻看到琼霄如此的狼狈不堪,当真是有大仇得报的快感。

「呵呵,那麽小弟也来凑凑热闹,看我五鬼秘术。」灵宝大法师大袖一扬,召出了五只小鬼。

「哈哈,兄弟们快来看,看这里,这仙姑,这里居然是这个样子的啊!」小鬼甲大笑道

「滚丶滚开,你们这群卑微的小鬼,不许看,不许看!!」

「有趣有趣,列位大仙果然仙法通神,这样才有玩弄的价值啊!」其中一只鬼用手抓住了琼霄的阳具,琼霄强忍着没有发出尖叫,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抵抗似的哼声。

「真有趣,这仙姑竟忍着不出声呢,真是可爱。平时你们不是很瞧不起我们这些奴役的小鬼吗?像平时那样呵斥我们啊!嗯?!」

「呵呵,如果太快就不好玩了,贫道也来助一臂之力。」太乙真人扬手飞出乾坤圈,紧紧地套住了琼霄的阳具。

「呀,太丶太乙真人,你居然也……快丶快停下来,都这样羞辱过了,可以停下来了吧,呀!不丶不要,你们几个小鬼,不要这样!」却是两只小鬼用手抓住她的阳具,上下套弄个不停。

「真是的,真是不行啊,就不能再忍忍吗?仙姑也只有这个程度啊!」

「求求你们,不要再这样了!这样下去的话,放过我,要坏掉了!」即使是向来性烈如火的琼霄,此刻也只能哀求,她感觉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了。

「呵呵,琼霄仙子似乎很舒服啊,这样的话,就让你更舒服吧。」小鬼乙发出一声尖笑。

「嘿嘿,我来放松一下琼霄仙子的蜜穴。」另一只小鬼将自己犹如枯树一般的手指插进琼霄的蜜处开始来回抽插。

「呀,你丶你!不需你碰那里!不行……要变得奇怪了!」

「哈哈,那我就好好捻弄一下仙子这勃起的乳头好了!」

「咿呀……」琼霄整个身子猛地反弓,发出一声尖叫。

「哈哈,还差得远的,继续,继续!来求饶啊,求饶啊!」套弄阳具的两只小鬼弄得更加起劲了。

「嗯,光这样还是不够,再看贫道的混天绫!」太乙真人手一扬,混天绫分为几束,一束紧紧套住肉棒,另外几束也插进了蜜穴与小鬼的手指一同抽插。还有最後几束却插进了後面的菊花蜜穴。

「呀!不要,不要这样子!啊……额……你们这些臭牛鼻子……畜生!呀……放开我……啊!额……放开我呀呀呀呀呀!」琼霄现在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崩溃了,她试图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又或者是合拢双腿来摩擦大腿的根部,但是却被遁龙桩仅仅锁住,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冲击着她的身体,但是却被乾坤圈紧紧锁住不得发泄。她的脸庞左右摇晃,白皙的双乳随着粗重的呼吸上下晃动,表情也逐渐变得有些迷茫,但是潜意识却仍然提醒着自己要紧受心神。

「哈哈,我听说赤精子师弟的阴阳镜幻化成的阳具,敏感程度还要胜过普通男子的十倍,那麽不知这十倍之上再加7倍又会如果呢?」道德真君拿出了他的法宝五火七禽扇,用力一挥,之间7根羽毛脱离扇子,一起射在了琼霄的阳具上。

「呀啊啊啊啊!!!!!!!!!!!!!」琼霄的一声尖叫响彻天际,却说这扇由七种神鸟的羽毛所制,每一根羽毛插中自身,都可将身体的强度提高10倍,然而现在他换换法诀,仅仅是将敏感度提高了10倍,7根羽毛,加上之前的赤精子的阴阳镜的增幅,两者却不是相加的效果,而是达到了相乘的700倍之效,琼霄再如何修炼,也是个女子,却如何禁受得住如此折磨。

「哎,既然如此,那麽为兄说不得也要助上一助了,此为师尊从准提圣人那边借来的六根清净竹,用此宝抽到身体,不但可以提升感觉,更可压制其欲火。」广成子也从大袖中拿出一根绿竹,踱到琼霄身後,开始抽打她的後背。

「呀~ 我……你们不要,啊,不要打,我丶我要杀了你们丶我要杀了你们!啊啊啊……快停下,快停下来!」

「哎,当初琼霄娘娘你削去了贫道的顶上三花,我今日便抽你三千下算是了结了我们的因果便是了,此也是天数啊。」

「快丶快停下来,不要,不要~ 呃啊啊……畜生!你们丶你们都不得好死!卑鄙!无丶无耻!呃啊啊,不行了,快丶快插进去!别打了!」

「这就不行了,五鬼,给我加大力量!」

「啊,不要,不要,求求你们了,师兄你们不要再这样了,要爆炸了,我那里要爆炸了啊啊!」琼霄开始拚命地转动着自己脑袋,意识也开始渐渐地模糊。

「呵呵,这个时候终於肯叫得我们一声师兄了麽?九曲黄河阵的时候我混天绫被你们给压住,现在再让你尝尝它的厉害!」

「不丶不行了,太乙师兄,求丶求你饶了小妹吧,你让我做什麽都行,求你丶求你松开这乾坤圈,不行了,不行了呀!它丶它要爆开了!」

「呵呵,那好啊,你且发个誓言,你琼霄愿从此为奴为婢,如有所违,天地不容。」

「不丶不行!」

「呵呵,那广成师兄再来3000下吧。」

「啊……不要,不要!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发誓,我发誓!」

「快发!」

「我丶我琼霄再次发誓,从丶从此愿意入昆仑门下,为奴为婢,如有所违,天地不容呀!我丶我发完了啊,求求你们,快放开它,不要了啊!」现在的琼霄双目反白,她已经什麽都不能思考了,只想着如何让自己发泄出来。

太乙真人笑了笑,松开了乾坤圈的束缚

「呀!」琼霄发出一声尖叫,之间一道白浊的液体从阳具喷涌而出,射出足足有三丈之远。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便给娘娘恢复原状吧。」赤精子笑了笑,用阴阳镜消去了那阳具,其他诸仙也收回了各自的法宝。

「嗯,之後琼霄娘娘你该做什麽呢?」

「是丶是……奴婢丶奴婢自当服侍诸位师兄。」

「嗯,自己上来吧。」道行天尊双脚一叉,手背在身後,唯独一杆金枪屹立不倒。

「……奴婢丶奴婢遵命。」琼霄一见,不得不腾云而起,控制着自己的蜜穴包容那金枪,来回抽插。同时双手也是忙个不停,一手握着广成子的阳具,一手握着普贤的阳具,套住了来回拨弄。

「我还要,我还要,阳具!阳具!请再多侵犯我吧。高潮了,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好厉害,求求你们,我还要,还要!後面,後面也要插!」

「呵呵,那麽,只剩下云霄娘娘了……这恐怕也是最难应付的一个了。」虽然已经征服了琼霄,但是想到之後的云霄,广成子感到很是棘手。

「是啊,云霄娘娘的心智,可不是琼霄和碧霄两位娘娘能比得了啊……之前的法子,恐怕对付不了她。」道德真君此时也有些无计可施的感觉。

「呵,诸位师兄多虑了,诚然,如果光是之前那些法宝,恐怕未必对付得了这位娘娘,但是正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若是那些法宝不顶用,我等还可如此这般。」赤精子胸有成竹,道出一计。

「师弟此法大妙,若能成功,我截教大事成矣。」其他金仙听了以後,尽皆拊掌大笑。

一行人来到云霄处,云霄娘娘此刻被普贤真人用长虹索困住四肢,吊在半空,但是却并不损其冷静的气度,只是平静的看着十二仙,淡淡地说道:「哼,早就知道你们从大师伯那里把我要过来没安得什麽好心,有什麽花招也好,都使出来吧。」

「呵呵,看来云霄娘娘已经做好了准备了,那麽贫道也不客气了。」惧留孙打了个稽首,眼中却闪过了一道阴狠的光。

两个时辰後

「呼……呼……哼,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昆仑十二仙也不外如是,只能用这些折磨女子的花招麽!」此刻的云霄已经被之前用在琼霄和碧霄身上的法宝挨个折磨了一遍,但是除了面上微微有些潮红外,却是意外的镇静。

「了不起,不愧是云霄娘娘,除了玄都和多宝两位师兄恐怕我三教二代弟子以下无人能及,纵然是燃灯老师恐怕还差了云霄娘娘一筹。不过正所谓风水轮流转,现在毕竟吾等才是刀俎,师弟,只好用你那一计了。哎,若非云霄娘娘一意不肯屈就,我等是万万不会出此下策的。」广成子抚须叹道。

「呵呵,师兄早当如此了,童儿,还不将那二位娘娘带上来!」赤精子拍了拍巴掌。

片刻後,云霄娘娘听到身後传来一阵悉嗦声,接着,她看到了两个浑身赤裸的女人,被人用绳索绑住颈部,像狗一样爬了过来,她们如同美玉一般的躯体上遍布着鞭痕和白浊的液体,定睛一看,居然是和她朝夕相处的两个妹妹,琼霄和碧霄娘娘。此刻的碧霄和琼霄,双目呆滞,嘴角带着有些痴意的笑容,哪里还有往日半分的灵动?

「二妹三妹?!你们几个……你们居然敢……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看到琼霄和碧霄的惨状,云霄被气得目眦欲裂,气愤填膺。

「呵呵,云霄娘娘何必心急呢,你们三姐妹这不是团聚了麽?琼霄碧霄,还不快快好好的服侍你们姐姐?」赤精子发出了一声大笑。

「奴婢……奴婢遵命……」琼霄和碧霄呆滞地应了一声,两人齐齐爬到云霄的身下,开始用自己的丁香小舌舔舐云霄的下体。

「你丶你们这是做什麽,琼霄,快醒醒,碧霄你不要这样,唔……」尽管之前面对着十二仙的百般折磨仍然可以淡定自如,但是被自己的妹妹舔舐蜜穴,云霄却臊得满面绯红。

「丝……恩,嗯,对不起,姐姐……如果我不这样,就会被师兄鞭打的。」

「对不起喔,不过姐姐这里很好闻啊,碧儿以前还从未发现呢。」

「快丶快停下来,你们快醒醒,啊……」

「哎,云霄娘娘,师命难违,若是你还是如之前那般压抑自己感觉的话,那二位师妹可是要受苦的。」广成子再次抽出六根清净竹,开始用力抽打碧霄和琼霄。

「呀……师兄不要打,我丶我已经会让姐姐出来的,别打,好疼。」碧霄被抽的边哭边舔舐的更加用力,最後乾脆用嘴巴直接含住了云霄的阴蒂开始用力吸啜。

「啊,碧霄你丶你别……唔……呃啊啊,广成子……你们丶你们枉为仙人,居然如此龌龊,我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云霄的身体如弓一般地後仰,嘴巴咬着自己的一缕秀发,恨恨地从牙缝中发出仇恨的声音。

「呵呵,那我现在就叫你後悔自己身为女仙好了,之前一直是诸位师兄辛苦,如今也该我这宝贝发发利市了。」慈航真人取出自己的宝贝清净琉璃瓶,掐个法诀,琉璃瓶绕着云霄的身子转了几个圈子,似乎在寻找目标,突然瓶子一停,那细细的瓶口竟然直直地插进了云霄後面的菊穴。

「呀……」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被自己最亲近的两位妹妹攻击的蜜穴,後门突然被异物插入,云霄发出一声尖叫。

「呵呵,贫道这清净琉璃瓶不仅可装七海之水,更可转化水的属性,即可为甘霖,亦可为毒水,变化只在一念之间。那麽,云霄娘娘,虽然现在你不能用天机运算,但是你能否猜出……贫道究竟会用什麽水呢……」

「水?什丶什麽……呀!!!」已经被琼霄和碧霄玩弄的有些昏沉的云霄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觉得一股清凉的水流从自己後面的菊穴喷射进了自己的直肠,不过转瞬之间,云霄原本平滑如玉的小腹,竟然如同孕妇一般的鼓了起来,转瞬之间,一股子强烈的感觉,配合着之前被七禽扇七十倍的增幅,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她的脑中。麻,酸,辣,痛,酥,之前苦苦压抑着不使之喷发的蜜穴再也压抑不住了。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云霄以夸张的姿势反弓起身子,整个身体猛地僵直,双腿也一下子绷得笔直,全身的肌肉一抖一抖,喉咙里发出凄厉的叫声,一股如清泉一般的花蜜从蜜穴喷涌而出,这个之前一直淡定如水的仙女,三教之中第一的女仙,终於迎来了她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哈哈,琼霄娘娘,你去後面,令姐的菊穴可就交给你了,一定要让云霄娘娘舒服起来啊。」慈航真人看到云霄如此狼狈,笑得大是得意。

「奴婢遵命……」琼霄默默地应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转到云霄的身後,微微一用力,被阴阳镜幻化的阳具径直插入了云霄刚刚脱离琉璃瓶蹂躏的菊穴。

「呀,琼丶琼霄你不要,快停下,快停下来呀。」

「姐姐……对不起,我丶我停不下了,姐姐这里……夹得丶夹得好紧,喔啊啊,我,我不行了要……」

「琼霄姐姐的那个,碧儿也有,碧儿,碧儿也要被姐姐夹~ 」碧霄彷佛不甘落後一样,甜甜地笑着,也将自己的阳具插入了云霄的蜜穴。

「不要,你们不要……不要再动了!碧霄你……这种东西……不要插进来啊。不要……求求你,好热,快要融化了啊啊啊……」云霄此刻整个的脑袋已经被无数种的感觉充斥着,渐渐地丧失了清明,腰肢也开始随着自己两个妹妹的抽插,开始竭力摆动。

「呀啊啊,姐姐你才是,不要再顶了,呜呜呜呜,那里被夹得……好紧,碧儿,碧儿已经不行了呀!」

「不行……我丶我停不下来了,琼霄你快拔出去啊!」

「姐姐……你这样子……你这样子我好舒服啊……求你,求你继续动吧呃啊啊啊!」

「不丶不行……琼霄,我是你姐姐,我是你的姐姐啊,不可以,我们不可以这样子……啊啊啊,再激烈点……」

「不行了,已经不行了,用我的东西高潮吧!」

「姐姐……我,我也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啊!」

「不要,你们不要……不行了啊啊啊,又要丶又要来了啊……」在犹如杜鹃啼血的长鸣声中,三姐妹同时达到了高潮。

「哈哈,云霄娘娘,现在又如何呢?」道德真君一边问,一边再次施展了七禽扇,此刻还在高潮馀韵中的云霄又哪里受得了这般刺激?尚未平复的身体再次如同筛糠般抽搐了起来。

「啊啊……给我……给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啊……嗯……呃啊啊」此刻的云霄已经再也无法抵抗了,她的喉头发出呻吟,乌黑的秀发散乱的和着汗水紧紧地贴在脸庞上,嘴里发出散乱的声音,全无尊严地恳求着。整个身体用力地向前挺着,似乎期待着阳物的插入。

「哈哈,贫道恭敬不如从命了。」道行天尊大笑着将自己的阳具插入了云霄的蜜穴。

「啊……呃啊……嗯……好丶好厉害,我还要……还要更多的,更多的……不行了,不行了,又丶又来了啊啊……」在云霄的哭叫声中,她再一次迎来了高潮。

一次,二次,三次……

一天,二天,三次……

一年,二年,三年……

三霄从此便被关押在昆仑山的後山,为每一个昆仑山的弟子提供着自己的身体,为一个又一个昆仑山的弟子提供着自己的真元,她们就犹如机器一般,再也没有了自我,只有日复一日的无尽折磨等待着她们。阐教也因此得以发展迅速,纵然封神之劫结束,圣人不出,依然没有哪个门派的弟子能比阐教的弟子修炼更加神速,而这原因,除了阐教的弟子,没有人知道……

收藏
点赞
反感
相关小说Recommend Related Fictions
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
Sitemap | Copyright NySP.ME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络方式: nysp888@hotmail.com